石湖的由来

2020-11-27

“杭州有西湖之美,苏州有石湖之胜”。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和历史久远的人文景观结合在一起,使“石湖佳山水”成为南宋著名田园诗人范成大所说的:“凡游吴而不至石湖,不登行春(桥名),则与未始游者无异”的“吴中胜境”,并享誉江南大地。

 

 微信图片_20201203101851.jpg

 

石湖这片山水胜景,

其由来也有多种说法,

下面的两个传说,

是否跟你知道的一样呢?

 

 微信图片_20201203101931.gif

 

传说一

 

很久以前,湖荡边住着一户姓张的靠捕鱼为生的穷苦渔民,父子俩相依为命,苦度光阴。

 

 微信图片_20201203101958.jpg

 

一日夕阳西下,父子俩歇船收工,船靠在芦荡里,煮锅薄粥,烧点小鱼,吃晚饭。父亲不小心把一根筷子掉进水里,急忙去捞,捞了个空,再一看船边水面有根芦杆儿,便伸手想拔来当筷,谁知这根芦杆儿横拔竖拔就是拔不起,想想有点蹊跷,于是,父亲叫儿子下湖去探个明白。“扑通”一声儿子跳入湖中,顺着芦杆儿摸下去,原来芦根缠住了一副石磨。父子俩用足力气把磨搬上了船。石磨精致灵巧,儿子试着把半碗米倒进磨眼,想磨点米粉做团子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磨子不用推,自动转了起来,米粉源源不断地从磨子里涌出来,堆满了船舱。父亲怕压沉小渔船,脱口喊声:“停!”石磨停止了转动。张家父子知道得了宝磨,高兴极了。父亲对儿子说:“我和你有今天,多亏乡里乡亲平时的照顾帮助,我们要跟乡亲有福同享,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。”儿子点头称是。第二天天未亮,父子俩摇着船把一舱米粉全部赠送给了穷苦的乡民和渔夫。

 

宝磨的事传开了。这方圆几十里有个郝财主,听说有这件事,立即派人把张家父子叫来,先是笑脸相迎,茶水相待,接着说:“这湖荡是我祖上的家产,昨天夜里,老祖宗托梦给我,说一件传家宝物神磨要出世,你们张家父子已经帮我弄了上来,念我们乡里乡亲的,我就不上衙门打官司了,我送你一百亩田、一百两银子,你们把神磨归还给我,如何?”张家父子答道:“就是金山、银山、珠宝填海,我们也不给的。”郝财主见软的不行,就把张家父子赶出家门。

 

到了夜里,郝财主带了一帮打手来抢宝磨,踢开张家大门,闯进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打得张家父子遍体鳞伤,然后捆住手脚,抛到了湖荡里。宝磨给郝财主抢到了手,回到家,郝财主迫不及待地往磨眼里灌了一把米,想试试宝磨灵不灵。谁知等了半天,宝磨毫无动静,郝财主急了,捋捋袖管,抓住磨柄,使劲推动磨盘,刚一推动,晴天打了个霹雳,一个响雷当头而下,郝财主当场应声倒地,气绝身亡。接着大雨倾盆,郝财主的几百间瓦房全部被冲倒。

 

第二天雨过天晴,人们见郝财主庄园已是一片废墟,神磨也不知去向了。乡亲们在湖里发现了张家父子尸体,把他们妥善安葬在了湖边上。

 

 微信图片_20201203102029.jpg

 

后来,常有人在夜深人静之际的湖荡边,听到湖底传出磨盘转动的声音。因为这个缘故,人们称这片大湖荡为“石磨湖”,久而久之便简称为“石湖”了。

 

传说二

 

传说,在很早很早以前,石湖原为吴郡西南一市井,称荔枝街。街坊不大,却极繁荣,居民安居乐业。后来荔枝街出了一个叫李黑心的财主和一个叫张鬼话的男巫。财主李黑心家财万贯,良田千顷,远近良田均为他家所有,常年雇用大批长工帮其耕作。男巫张鬼话头戴阴阳帽,手持触角棒,东荡西逛,游手好闲,整天不务正业。一个心黑如炭,恨不得吸人鲜血;一个身怀异术,专门为害百姓。二人臭味相投,横行乡里,百姓见之如遇瘟神。

 

李黑心家的数百长工,农忙时鸡鸣做到狗叫,昼夜呆在田里干活,耘耥垩肥、溉水拔草忙个不停,李黑心仍嫌长工偷懒,借故辱骂殴打,甚至克扣工钿。虽如此压榨长工,但李黑心仍不满足。一天,李黑心上门找张鬼话,请他帮忙使得长工农忙时来干活,农闲时自动消失,以便节省工钿。张鬼话听后便说:“这事好办,到时我包你满意。”待农忙一过,张鬼话主动上门,呆在李黑心府中。入夜,张鬼话酒足饭饱后,只身前往长工房,待长工们入睡后,将头上的阴阳帽歪一歪,手里的触角棒挨个儿点向长工的身体。长工们原本个个鼾声如雷,被点后人人声息全无。原来,张鬼话用触角棒将长工们全数点昏,再也不能醒来。事后,当地百姓去州府衙门状告李黑心,但因査无刀伤棒打之痕迹,府衙官员亦眼开眼闭,断为瘟疫致死。年复一年,一批批长工都活着进去死了出来。弄得当地一带都为寡妇童叟,其景惨不忍睹。终于激怒了西面山坳里的一位白发婆婆,她愤然道:“李、张两个恶棍肆意残害百姓,天地难容,为拯救苍生,该收拾他们了。”婆婆拄杖出山,挨村挨户说:“夜梦观音娘娘,述说此地将降天灾,要百姓携家远走他乡避难。”百姓听后,便扶老携幼出走一空。婆婆坐在上方山旁的神磨上,手中拐杖向李黑心府宅一指,口中念念有词,一夜工夫,荔枝街及四周一片汪洋,李黑心、张鬼话也随之葬身鱼腹。

 

 微信图片_20201203102108.jpg

 

灾情平静后,在外避难的村民陆续回家,但见荔枝街淹了,李黑心的府宅、田产都淹了,变成了一泓湖泊,那就是现在的石湖。上方山边上的神磨变成了一座小山,就是现在的磨盘山。(王志强)


文章来源:“吴中高新区发布”微信公众号